⋛⋋ 我的客廳,我作主!⋌⋚
每個人在現實中都會偽裝自己的某部分而不完全表現出來。
我也不例外。但是我會把我隱藏的那部分在這裡寫出來。
所以,認識我的人在看了我這裡寫的東西後,請你保持「微笑」。

天是


★ 文字,終究無法逃脫的習慣。

 
我想我真可悲。這句話不知道被我掛在嘴邊說過幾多次,連我自己都數不清,想必你們也未必清楚。我已經找不到一個可以很認真的看我的文,認真的記住我言語過的言辭,愛我所愛恨我所怨之人了,或許你們會在想我真自私,我不在乎你們怎麼看我,真的,我不在乎,我的存在與你們都無關,我痛時你們無法分擔,你們厭惡時也無法疼及我。所以,無所謂,對於你們我已經可以做到灑脫可以一絲都不在意的無所謂了。我該喜悅,為這樣一個自己而高興。我終於逐漸變得強大,我知道最終我會變得堅不可摧。

 
我真可悲。請原諒我依舊不厭其煩的敘述著這句簡單的四個字眼。疼到幾乎快窒息,所有人都不理解我,所有人都要離我而去,我愛的人愛的不是我,愛我的人都不在意我的時候,我再難受也不過是心底一陣一陣的疼痛在翻騰著,可是當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打出字來的時候,如此真實的感覺到眼眶裡有液體想要逃離出來,可是我還是忍忍了沒有讓它們掉落下去,只是還是如此強烈的感受到心裡一陣疼過一陣的難受。

 
我可以忍受所有疼痛來襲,可是我無法想像當有一天唯一可以宣洩的文字都離我而去時,我該在每個寂寞到連心臟一聲一聲流淌一聲一聲有力地跳動聲時如何度過如此漫長黑暗的夜晚。你們無法想像此刻的我有多絕望,正如你們在疼時,別人也無法感受的到你究竟有多疼一般。我知道我這樣說,或許你們都會覺得我很矯情,是的,很矯情,連我自己也這樣認為。可是,我還是如此真實的感覺到我的疼痛了,那種長期相伴的習慣那種寂寞時日日相隨著你的習慣在一點一點流逝乾淨時的無助。

 
我不知道會否此生都逃不開文字的跟隨,只是我如今如此深刻的感受的到,我現在真的離不開,也不想離開。我不敢想像我失去文字能力時的自己會如何的寂寞,我不敢想也不允許自己在自己的幻想裡讓自己受如此龐大的傷疼,那是我,疼的是我,你們再如何為我心疼也無法代替我痛的我。

 
 
★ 是否皆是宿命皆是注定了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事是否注定了就逃不過逃不開了。我是不信所謂的命運之說的人,只是在她他口中不斷的朝我腦裡灌輸那些所謂宿命之說時,我也開始半信半疑的思考著,這世上會否真的就有那所謂命運注定之談。

 
注定。什麼是注定,如何才是所謂的注定。陌生,熟悉,陌生。相識,相愛,別離,疼痛。這些是否就是所謂注定了的,不管如何扭曲都無法扭轉的事實。那麼我想不通,為什麼既然相愛之後必定要疼痛那麼為何注定還要相愛,我想不通為何注定要別離為何要相遇,注定要回歸陌生為何還要相識,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有所謂的開始,那麼也就沒有了所謂的後來與最後所謂結束了,這樣對你對我,對大家都好不是嗎。

 
只是,誰來告訴我,為什麼。上帝,有沒有所謂的上帝,有,那麼就請上帝你來告知我,為何要如此折磨人類。上帝也會寂寞的對吧那麼,我們是否也不過是上帝寂寞時的玩偶,我們不管如何糾纏如何疼痛如何掙扎,在他眼中也不在意也無所謂,他隨便我們如何在人間疼痛難忍,如何生存或毀滅,只是當著旁觀者的姿態將我們之間的糾結當做他打發時間的戲劇。

 
如果我們注定都躲不過命運的作弄,最終也不過由相愛至分散天涯,最終回歸陌生,那麼知道結局的我們,還要不要選擇相愛。還要不要呢,我想我不要了,可是為什麼說出此句話時心裡還是狠狠的疼著呢,是不是還捨不得,可是是否我說一句捨不得,說幾句我不要這樣我很疼,上帝就會幫我終結所有疼痛,遠離傷害就此幸福。

 
 
★ 時光漸去,傷痕腐朽,疼痛漸長。

 
那些笑顏背後的蒼白你們有誰可以知曉。那些所謂的幸福的背後的疼痛你們又有誰明了。我可以大聲笑大聲鬧大聲叫囂的的說我疼,你們別碰我,我痛。可是你們一定不會知曉,我當時即便有多絕望有多疼痛也不及我微笑時的蒼白,也不及我沉默時的一絲寂寥。我知道你們都在想我有多幸福,我知道,我知道的,只是再多的幸福卻也無法彌補那些烙進心房的傷痕。這是你我都無能為力的事實,我不願相信卻也只能最終認輸,你們又能怎樣呢。

 
時光漫長,歲月難熬。在公司裡每天每日的頻繁掛在嘴邊。時光如此漫長,長到能夠讓所有刻骨所有銘心的記憶都似從未有過般的消散不見。只是我不明白,是我放不開,還是那些過往真的深刻讓我無法忘懷。這些你們誰來告知我。

 
一眨眼的工夫,一個四季的輪迴又重啟,一個春夏秋冬都過去。留在心底的傷疼腐朽,再重生,長出妖豔而疼痛著黑色曼陀羅,每日每夜的綻放,日見美麗。我愛上了那些傷痕,愛上那些美麗的傷疼,因為曾經美好過,現在不過是以另一種方式美。

 
我以為一切都會過去的,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切都會跟著消逝不見的,然後時間嘩啦啦溜走,疼痛越加見長時,便不再相信所謂的時間,所謂的會好的。可是你看吶,你們看吶,那不過是我還未長大罷了,那些不過是我還未長大而自以為是罷了。還是會過去的,我已經逐漸放開過去,逐漸看開好多事情,逐漸由一個極端尖銳的孩子,變為安靜微笑的孩子。你們不會明了,我在銳變的過程中到底經歷過多少疼痛,多少撕心裂肺的傷痛。你們不瞭解,我也不用你們去瞭解,只是我不想要你們都不知道我的時候,在自以為是的以為很懂我。

 
我不想去抱怨或怨恨什麼,我知道一切皆會過去,只是現在請允許我為我的過往做最後的祭祀。然後之後的之後,一切都會明媚,一切都會好起來,你、我、他,我們都一樣。

 
創作者介紹

∷慾望の都市∷

小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jobilin
  • 總有天,會有人真正停下來看你的文字的!
    像我....

    把一切訴諸於文字....就照你的想法寫....
    管他矯不矯情....
  • 有時後人的心情,聽別人說總是感覺比較簡單,所以也會有人把情感託付於他人的文字上,如此,也能在裡面找到跟自己相似,甚至更完整的心態描述,這何嘗不是件好事。

    小曦 於 2008/04/23 02:02 回覆

  • snowqueen2007
  • 我同意漫的看法。

    種種文字,在於自己
    一定會有欣賞並停留在你的文字間游走的人出現

    耐心等候吧:)
  • 人的想法,有時後過目即忘,短暫的用文字紀錄保存下來,也許可以在將來忘卻自己的心情時,拿來重新檢視自己,這樣就不會遺漏部份的真實情感了。

    小曦 於 2008/04/23 02:05 回覆

  • 我也曾浪漫過
  • 開心一點

    曾經逗留在藍色大門玄關的自己,一直常走不出去,我是一個很多愁善感的人,到了現在我才明白唯一能走出這大門的方法就是,不在閱讀感傷的文字或悲傷的曲目,到現在還是會害怕,加油快樂一點....
  • 逃避或許也是個好方法,但是只有接受事實的人,才會知道曾經是如何受傷,也才有辦法找到避免的途徑,所以好的壞的都接受吧,積極思考才會獲得更多,將來也才有能力幫助那些無助的人們也幫助自己。

    小曦 於 2008/04/23 02:07 回覆

  • 悄悄話
  • zanpiaui
  • 永遠不會沒有

    給 小曦

    我並不覺得這一篇在抱怨什麼,因為我相信每個人有自己的自由,也有自己的文字處理方式。

    有時候文章的感覺比較悲傷,可是寫完就算抒解完畢,也沒有那麼難過了!

    如果這世界真的有真理,那麼只有一個道理是真的道理,變是唯一的不變!

    即便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行為偏好,每個階段用的文字還是在改變,還是不可能完全不變!

    當還會喊不在乎的時候,其實還在乎;
    當還會說不痛了的時候,其實還痛著;
    當還會說無所謂的時候,還是有所謂!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自己的選擇,就算是註定也好、不是註定也罷,每個時間點都會有一個個不同的選擇,就算無奈的被迫選擇、就算是沒有選擇,那基本上都是一種選擇!

    要怎麼收穫就先要怎麼栽!

    要讓大家用心看自己的文字之前,得要先用心的看朋友的文字!

    希望朋友們給你用心的回覆之前,得先用心的給朋友一些回覆!

    生命是一條漫長又短暫的學習路!每個人用不同的心太去走自己的每一步!

    當妳生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時候,妳已經失去了悲哀的本錢!

    因為,妳不是最苦的、妳不是最痛的,妳不是最悲哀的!這裡沒有打仗、這裡有飯吃、這裡沒有瘟疫、這裡沒有傳染病肆虐!

    一切都會過去的,看妳過不過的去,願不願意放下,願不願意放自己一馬、帶著自己往更好、更快樂、更幸福、更自信、更自由的路上去!

    以上是看文的感覺,其實可以寫兩倍或三倍長,可是那樣又太突兀了,所以只是大概點一下而已,沒有講比較深入的部份!

    不過,我在第一個留言通常不敢講太多,因為我很少給朋友留言,但是每次留就是一大篇,好像我也只是習慣寫長長的回覆。

    妳的文我很喜歡,用字也不算生澀!

    不過,看網路的文章,我很怕看一堆的字,意思是說我不習慣看一段有200個字以上,不過分段也是文字練習過程的變革點之一!

    我也是寫了很久之後,才漸漸的增加分段的次數,增加空行的數目,或許那會讓文章變的很長,可是卻讓看的人比較輕鬆、比較沒有壓力!

    當然,妳的方式是正統文章的寫法,我看一些作家也都是這樣寫的,只是那會讓我這一種懶人雖然想看,可是卻又不禁的發懶,想要跳過...

    早安!文字的創作不要停,我還會來看!

    人生加油!我的樂觀是最最的悲觀!因為不容易有比我想的還要爛的結局,所以我一直是快樂的!

    最後我要說的是:『今天的狀況不好,有點累累的,講的話有一些飄,這一點必須跟妳道歉!另外就是我不一定會再留言,但是如果有留的話一樣會有三百到一千個字!那絕對是當口所留下的文字!』

    記得妳的微笑,我們都要!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8 0423 1041AM 台灣 彰化
  • poponano
  • to:蔡正基先生

    看到一大篇留言,老實說我也嚇了一跳,不過先謝謝你,因為我知道你有仔細看,所以也給了我很多想法。
    的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描述方法,每位讀者也都有其接受能力,但是我還是我,今天或許我所感受到的,影響了我寫作的方式,說不定明天我學習到了不同的經驗,而有了不同的描述態樣,我想說的是,人都不斷的成長,當然有時也會退化,今天的我,今日的文章,只是一種狀態,過了今天,我也不能預測明天會怎樣發生,在下筆的那一刻,我只想好好把握住現在,我想這樣就夠了,而我也滿足了。
  • tea1019
  • 我想這就是妳與文字的不解之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