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客廳,我作主!⋌⋚
每個人在現實中都會偽裝自己的某部分而不完全表現出來。
我也不例外。但是我會把我隱藏的那部分在這裡寫出來。
所以,認識我的人在看了我這裡寫的東西後,請你保持「微笑」。

天是

心聲,是流浪的最後一堵牆 !

 

我一直都知道.......我是一個需要去飛翔的人。



我經常的這樣告訴別人,我也經常的這樣告訴我自己,我相信我的靈魂中有太多自由散漫的因子,它們不會因為我時刻提醒自己,應該快樂,應該瀟灑,應該寬容,應該面對現實就安安份份的不再驛動,所以我一直都知道,我太多的時候那種自然的無助,自然的缺乏自然的痛苦,自然的掙扎甚至自然的孤寂,都與此息息相關,我沒有更多的理由讓自己去逃避,因為,讓我不能用正常的理由去予以解釋的一切,一直都可以讓我怯懦甚至心虛,只至突然發現我已經無所遁形。



有的時候,我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在那刻意營造的安靜中乖乖的安分守己,雖然我其實都知道,這樣一個存在的自己,近乎於脫離了平常那個活躍而又聒噪的人,而顯得那麼的木訥與不由自主,所以,我常常因此而莫名,甚至,當這份靜默就這樣長驅直入,而我聽之任之讓其的攻勢在我的無力下更加的強悍而有若破竹之勢,直至它真的如附骨之蛆般將我完全吞噬。於是,在無聊空虛到幾乎能聽到自己血管中那有些微涼的血液在慢慢流動時,我已感覺到自己的熱情在那日復一日千篇一律的沉寂與乏味中一點點的遠離,生命與身體中本應該固有存在的激情,已然開始不屑於與我同流合污,於是,我知道那一直就不曾讓我控制的所謂的「自由」因子開始喧譁沸騰,甚至於,我因此聽不到自己的掙扎。


  
我相信一個人的性格形成絕不會僅僅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正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我執著的相信,我一定不是那個以往別人,甚至自己一致認同的簡單與單純的自己,即使,我在諸多神遊太虛抑,或天馬行空的時候搜尋了所有大腦的庫存,網羅到了所有記憶的訊息,也無法因此求證出自己這個執著的結論,但雖然已經眩然般頭痛欲裂,我也很有些蠻橫地阻止自己就真的因此妥協,我知道,這樣的一個自己,是有著最為強硬的存在理由的,因為人是矛盾的存在,我只是不願意放棄這個共性,甚至只是更多一點的將其發揮成了個性而已。

 

我說過,在很多個覺得要失去自我的時候,在很多個讓我不知所措無所適從,甚至可能開始緊閉心門,讓思想游離於身體之外的時候,我對這個懸然欲泣的無助至極的自己慫恿:放逐自己吧,當心靈與肉體已然分離時,你還能有任何一個理由不如此承認嗎?也許你真的只有放逐自己去那個永無止境與目的的目的地。



是誰說過?年輕的我們本就有更多的理由去將自己放逐到天涯海角,因為年輕,我們所以流浪。只因為這樣一個最為寶貴的前提,我們可以義無反顧,更可以不計後果代價。因為,我們知道,得到與付出的反覆交替,有著讓我們無法更改的規律,有著讓我們無法推卻的理由。為著尋找靈魂與肉體的安寧與融和,我們應該不知疲倦。因為著這樣一個存在,這樣一個只可能讓我們更加地成長與成熟的存在,更多地,在歲月的沉寂中,我們因此而找到了平衡的交點。也許,我們因此將那可以抗衡整個世界,渲染整個人生,照亮整個青春的支點牢牢抓住。因為年輕,所以我們願意去流浪。不管,去流浪的是我們的身體,還是靈魂,或者可以兩者兼之。將自己放逐到了一個需要我們去努力的方向,相信我們可以有著更為完整與充滿激情的青春與人生。



  
生命本來就是一個充滿了活力與生機的存在,已經習慣了讓自己學著去妥協與容忍了,可是如果因此失去了一個原本的自我,這難道不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嗎?!



青春本來就是一個需要自己牢牢把握與好好珍惜的絢麗,她的確很美麗,可是如果就此沉寂,任靈魂與思想孤寂,她的美麗會好過煙花一瞬嗎?!


  
流浪本來也只是一個藉口,也許更多的是想借此給自己一個釋放的理由。我們也許太年輕了,有著不屑與社會同流的清高與單純。所以,我們只有放逐,這樣的放逐,更多的是為了積聚蓄存讓我們能夠更加燦爛的光亮,去因此積累沉澱一個讓我們無法再嗟嘆再蹉跎再退卻的美麗人生!

創作者介紹

∷慾望の都市∷

小曦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uchiyu
  • 因為年輕所以容許自我放逐!當時光飛逝歲月不饒人時,才對自己年少輕狂的自命清高有不同的見解與解釋.走到最後呢?你會重新找到另一個成長的自我還是繼續堅持著放逐呢?
    妳年紀不大,但文章卻充滿滄桑,不禁想問:[妹妹!你過得好嗎?]
    生活的酸甜苦澀源自於我們的"心",多親近大自然多親近美麗的人事物或唸唸心經,都會讓我們的心境平靜穩定有智慧地面對順逆境喔^.^
  • doorp
  • 对丧失自我,从西方哲学的观点。是身份的丧失,这很简单,但很难翻译成中文。

    谁定义自己的人。是关门

    In English: the person who defines herself. is closing doors, it is limiting

    自或身份是由语言。外部语言中有没有身份。
    最明显的例子向我们展示动物。他们没有建立一个标识。
    这是很容易坚持一个习惯,人是纯粹的习惯。年轻人应该知道这毫无意义。
    这是非常重要的是知道,身份是由语言和文化的创造,而不是天生的男人。
    我们更可以成为我们的比说,我们是一个内部对话进行.

    对不起,我的中文不好,我还在学习。